對不起,您還未登錄賬號,請您先登錄,謝謝。

5秒后跳轉至登錄頁面...
智能
搜索
熱門搜索: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資訊中心 > 媒體聚焦
《安徽日報》:銅陵有色延伸產業鏈 邁向中高端
2019-08-13 09:15 來源:安徽日報
【字號:打印

  日前,《財富》“2019世界500強企業”榜單公布。銅陵有色金屬集團以268.47億美元的營業收入上榜,位居第461位。這家與共和國同齡的老國企,如今煥發出更加耀眼的光彩。

  從新中國“第一爐”銅水到把銅礦石“吃干榨盡”

  ——以技改深挖潛力,資源效益一步一個臺階,成為首批躋身“世界500強”皖企

  金隆銅業公司電解銅車間里,一塊塊棕紅色的陽極板排列整齊,浸在電解槽硫酸銅溶液中。在電流電離作用下,銅離子開始向不銹鋼制成的陰極板上析附。

  “大約9天至10天,陰極板上就會形成電解銅。我們用機械剝離下來后,就是成品‘陰極銅’。”金隆銅業公司黨委書記、副經理梁海衛說。

  銅陵有3000多年采銅歷史,有“中國古銅都”之譽。新中國成立后,百廢待興。1949年12月,國家作出“同意銅官山鉆探及恢復工作”的決定。次年,來自全國各地的技術人員和產業工人,匯聚銅陵。新中國的第一爐銅水、第一塊銅錠,都誕生于此。

  1952年,銅陵有色建起了第一座冶煉廠。當時處于計劃經濟時期,國家資源匱乏,企業的冶煉設備有限,工藝、技術都靠著技術人員邊干邊摸索,一年只產粗銅2萬噸。盡管如此,這一產量也占到當時我國銅產量的半壁江山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市場經濟浪潮興起。“銅陵有色人一向思想開放。產品走向市場了,大家都在琢磨怎么能賺錢。我們打算搞延伸加工,把電解銅做起來。”銅陵有色集團戰略發展部部長馬峰說。

  搞延伸加工,資金從哪來?銅陵有色一方面積極尋求與日本企業合資,另一方面企業員工也勒緊褲腰帶,自掏腰包支援建設。

  “1992年,公司正式決定上馬電解銅項目,我拿出了一兩百元支持。那會兒,我一個月工資也就幾十元。”馬峰笑著說。

  1997年,銅陵有色第一冶煉廠易地升級,建成了一座現代化銅冶煉工廠——金隆銅業公司。

  建成之初,金隆銅業設計年產能為10萬噸標準陰極銅,37.5萬噸優質硫酸。此后,企業不斷進行技改、挖潛,2002年陰極銅年產量達15萬噸,硫酸年產量達45萬噸。

  “2005年,我們對閃速爐進行了改造。2007年,年產35萬噸陰極銅、120萬噸硫酸。隨后,我們從達產到穩產,形成了現在的生產規模。”梁海衛說。

  電解銅產能已達極限,金隆銅業仍然沒有停下腳步。他們開始思考另一個問題:煉銅產生的銅陽極泥,能不能進行二次提煉?

  金隆銅業每年都能產生銅陽極泥2500噸。銅陽極泥中包括黃金、白銀等多種稀貴金屬,具有很高的綜合回收價值。2008年,企業開展了銅陽極泥綜合利用項目,每年可以從銅陽極泥中煉出10多種稀貴金屬,將銅礦石吃干榨盡。

  2018年,銅陵有色主產品陰極銅產量達132萬噸,位居全國第二;實現銷售收入1775億元,成為首批躋身“世界500強”的皖企。

  從出售粗銅原料到深加工“延伸產業鏈”

  ——以轉型促進發展,產業層次向中高端邁進,高附加值銅箔產能位居世界第四

  “建廠之初,我們的產品是粗銅原料,隨后是高純度電解銅。”馬峰說,“企業要想轉型升級,必然要走精深加工的道路。2009年,我們正式上馬銅箔項目。”

  銅冠銅箔公司有3個分廠,分別位于銅陵、合肥、池州。日前,記者走進銅陵分廠的生箔生產車間,只見36臺生箔一體機分兩列排開,每臺機器外面都套上了透明的防塵罩。

  隨著生箔一體機的滾筒轉動,一卷卷玫瑰金色的銅箔生產出來。記者注意到,一張銅箔比一張紙還薄。

  銅箔是電子行業的基礎材料,主要應用于高性能線路板及新能源儲能電池。“以前我們生產銅板帶,每噸加工費1萬多元。而銅箔的加工費為每噸5萬元。顯然,銅箔附加值更高。”銅冠銅箔副經理朱曉宏說。

  銅冠銅箔主要生產6微米至210微米的各種高精度電子銅箔,目前年產量為4萬噸,產能位居世界第四。如今,銅陵廠區仍在擴建中,擴建完畢后,預計銅箔總產能可達5.5萬噸。

  隨著企業規模不斷擴大,“銅冠銅箔”中高端電子銅箔新產品市場占有率持續上升。其中,用于新能源儲能電池的銅箔需求快速提升,從一開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到目前已達到企業銅箔總產量的43.75%。

  “我們堅信,只有秉承‘創造成就未來’的理念,持續發展、做強做大,才能不斷推動電子銅箔行業進步,實現電子信息產業基礎材料功能提升。”銅冠銅箔公司黨委書記陸冰滬說。

  存量上優化、增量上發展新產業,是銅陵有色“調結構”的思路。近年來,企業以高質量發展為引領,在改革創新和轉型升級方面持續發力,從“重視數量”轉向“提升質量”,從“規模擴張”轉向“結構升級”,從“要素驅動”轉向“創新驅動”。按照“高檔次、差異化、大規模”的理念,銅陵有色不斷延伸銅材精深加工產業,拉長銅產業鏈,先后建成高精度銅板帶、特種漆包線、磷銅材料、電子銅箔、高導銅材等項目。2018年,銅加工占冶煉產量的比重達到25.96%,較“十一五”末提高16.48個百分點。

  從粗放式冶煉到建成“雙閃”精煉車間

  ——以理念促進創新,加大環保投入實現“增產減污”,世界級樣板工廠成行業標桿

  “爐火照天地,紅星亂紫煙”,這是詩人李白對冶煉場景的描述。日前在銅陵有色金冠銅業“雙閃”精煉車間,記者見到火紅的銅水從陽極爐流入一塊塊鑄模,隨著圓盤澆鑄機緩緩轉動。

  “爐火”見到了,“煙”已不見蹤影。

  “我們的閃速熔煉爐、閃速吹煉爐以及奧爐是密閉爐,煙氣回收率高。目前,工廠的硫總捕集率達99.97%,所以壓根就看不見煙,也聞不到怪味。”金冠銅業分公司副經理張勁松說。上世紀50年代,銅陵有色建成了第一冶煉廠,為我國銅工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,但囿于當時的工藝技術水平,銅冶煉處于粗放式生產狀態。即便后來改成密閉式熔煉方式,密閉效果仍然不夠理想。

  “金隆銅業建設之初,就在銅陵市中心廣場豎起了‘還銅陵人民以藍天’。這是我們的承諾,也是我們的目標。”梁海衛說。

  2013年1月建成投產的金冠銅業,更是一座世界級“綠色冶煉”的樣板工廠。

  “我們采用了世界最先進的閃速熔煉、閃速吹煉工藝技術,陰極銅優質品率、銅冶煉綜合能耗等多項指標國際領先,同時實現了資源內部循環利用,除了硫總捕集率達99.97%,水循環利用率也達到97%以上。”金冠銅業分公司黨委書記、副經理王習慶自豪地說。

  與想象中的傳統產業工廠不同的是,金隆銅業、金冠銅業的廠區綠樹成蔭。

  “過去廠區里種的最多的是夾竹桃,因為這一樹種抗煙塵能力較強。現在廠區空氣更清新,能栽種的花草種類也更多。”金隆銅業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。

  在金冠銅業,全廠空地綠化率達80%,綠化面積8萬多平方米。

  “廠區‘清污分流、雨污分流’。全廠設置了生產廢水、雨水、生活污水、清凈下水等多條管路。”張勁松說,其中,清凈下水收集后進入市政排水渠,生活污水收集后接入城北污水廠,生活廢水及初期雨水經過處理后回用。此外,廠區還設立了容量近萬噸的事故廢水收集池和雨水收集池。

  除此之外,在“原料運輸”環節,銅陵有色也格外注重環保。

  “每年300萬噸的銅原料,都通過密閉的皮帶廊直接運到倉庫,避免道路運輸過程造成的溢散和流失。進而減少原料損耗和對大氣的污染。”王習慶說。

  世界級樣板工廠的背后,是銅陵有色堅持“綠色冶煉”的理念支撐。金冠銅業建廠伊始,環保投資就占到項目建設資金的20%以上。

  在金冠銅業企業展示廳內,一張對比圖吸引了記者的目光:公司陰極銅年產量,從2013年的15萬噸,提升到了現在的60萬噸;而二氧化硫排放量卻從3500噸降至500噸,實現了“增產減污”。

  “雖然我們在環保上花了大價錢,但這筆錢花得值!”王習慶感慨地說。

  ·記者手記·

  立足主業,做深度文章

  過去,粗礦石變身電解銅,就是其“人生”的“天花板”。現在,一塊簡單的電解銅,能變成銅板帶、銅線桿、磷銅球,甚至微米級的鋰電池銅箔,價值實現倍增。銅陵有色,這家老國企幾十年來始終聚焦主業立足主業,做深度文章,發展之路越走越寬,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從“重視數量”轉向“提升質量”,從“規模擴張”轉向“結構升級”,從“要素驅動”轉向“創新驅動”,銅陵有色按照“高檔次、差異化、大規模”的理念,把目光瞄向銅深加工、銅冶煉升級或半導體等與銅相關的產業,不斷延伸銅材精深加工產業,拉長銅產業鏈,先后建成高精度銅板帶、特種漆包線、磷銅材料、電子銅箔、高導銅材等項目,提升了產業附加值,企業發展質量和效益不斷提升,給其他企業提供了有益借鑒。

  采礦、冶煉產粗銅、電解銅,要求大規模、標準化,銅深加工卻是小批量、差異化,要根據客戶需求量身定制。比如,在新能源汽車鋰電池設計空間狹小有限的前提下,鋰電池應用銅箔越薄,電池的能量密度越高,續航能力越強。這就需要銅箔生產企業能“螺螄殼里做道場”,進一步把產品做到極致。這也進一步提醒制造業企業:從產業鏈低端向高端邁進,不能只單單引進技術、升級硬件、擴大規模就“萬事大吉”,更要注重“軟件”提質,推進企業管理現代化,適應甚至引領市場需求,才能實現企業更高質量發展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昆虫派对走势图
北单比分过滤软件 时时彩七码二期倍投表 江苏体彩11选5遗漏号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 排列三预测软件下载 努力赚钱的猫咪图片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表 澳门即时赔率波胆 闲来广东汕头麻将 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 欢乐生肖彩走势图 西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分分彩后一稳赚技巧 淘宝快3代理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